分享基地

热点关注

原生家庭不好的孩子有多敏感-马拓

世纪黑猫 2021-12-26 热点关注 2,496

222.jpg


原来我们地铁站外有个煎饼摊,摊主人称欢姐,她有个儿子,正在上小学的样子。
每次欢姐的摊位影响了客流,我对她进行劝离时,她总是高高地撅起嘴说:“没办法,要给儿子挣学费哦。”
她儿子小名叫火柴,人如其名,身小头大,来地铁那年刚好十二岁。火柴可是欢姐的心肝,除了上学欢姐就把他带在自己身边,逢人便吹自己儿子聪慧伶俐善解人意。别的摊贩的孩子要么在老家念书,要么帮忙打点生意,欢姐却只给火柴找只小凳,让他坐在自己的煎饼车旁边。但凡火柴在学校里学了什么诗词、英文短句,欢姐就会让他去别的摊贩面前背诵或者侃侃而谈,然后她笑容满面地站在煎饼车后,透过昏黄的灯光和氤氲的蒸汽,欣赏儿子才华横溢的轮廓。
火柴属于那种特别驯顺的孩子,眼神里从未出现过一丝杂质,即使是调皮耍坏,被欢姐冷不丁一瞪也就立马秒怂。而且这个孩子给我的印象是,真的有一种难得的美德,那便是特别随遇而安,接受现状。生活再苦,空气再冷,他都能老老实实地坐在欢姐的车下,时笑时呆,从未表现出任何的不安或者烦躁。
有一回不晓得他怎么惹怒了欢姐,欢姐朝他一抬脚,脚上的拖鞋一下子飞到了火柴的脸上。“啪!” 精准无误。
我都看傻了,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出的绝活。
然后我看见火柴不急不哭,只是小圆脸有点儿酱红,然后他蹲下来捡起了欢姐的拖鞋,一溜小跑跑到母亲足下,帮助欢姐穿好了鞋。随后他又坐在小板凳上,朝着车水马龙呵呵傻笑了。
火柴对于欢姐也有实际的用处,比如抢地盘。原来我们地铁站外有个卖煮玉米的老太太叫志云,和欢姐一样都相中的花坛边上的一小块空地。志云老太太也不是善茬,欢姐争不过,总想着找机会恶心她。比如火柴吃剩下的苹果核、剥下来的橘子皮,经欢姐的一个眼神,火柴就直接扔到志云的玉米锅旁边,甚至锅里面。后来我说过她两次,她却志满意得地说:“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我就让火柴去撒尿浇她的炉子。”
“你敢!”
“逗你呢!”
这些基本上就是我对欢姐和她的儿子火柴所有的记忆。后来关于欢姐的一些事,是我听站外摊贩的议论才知道的。
有一天,欢姐和火柴收摊回到住处,火柴说去外面上茅厕,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夜空中有月亮,街上也很热闹。欢姐确认儿子消失后大惊失色,第二天准备报案时,才接到了老家的电话。然后她才知道,是自己那个早就跟她感情破裂但一直还没有离婚的老公把火柴接走了。
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本来男人根本不知道欢姐母子在哪,是火柴早在一年前就和父亲取得了联系,并且背着欢姐时刻和父亲保持着联系,然后父子俩一直蓄谋着怎么回到老家团聚,水到渠成之后,父子俩人商定了接头时间和接头地点,并且编排好了火柴的脱身借口,在那个明月高悬的夜晚,俩人按照计划,很快在高速路边相聚,直接回了老家。
这一切欢姐都蒙在鼓里。而且火柴为了不引起欢姐的怀疑,什么都没有带走,包括他那些心爱的玩具。他甚至没给留给欢姐一个不舍的眼神。
欢姐一开始以为孩子丢了,结果老家打来电话才知道孩子已经跟他爹回去了,孩子还接了电话,亲口表示再也不想跟着她了。她经历了几天的精神恍惚,也回了老家,自此杳无音讯。
知道这些后我心中久久不能平息。我脑中总是闪现着之前火柴那一汪清澈的眼神,和总是对欢姐格外尊重甚至崇拜的表情。他们那样默契和温存,简直是世间母慈子爱的典范。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那些日复一日温暖的日子里,竟然潜藏着这么石破天惊的背叛,一个孩子为了逃离自己的母亲,逃离当下的生活,可以伪装得天衣无缝。
所以我认为这世上有一种比灾难更可怕的东西,便是人的自信。当我们自以为是地处世时,殊不知别人压根跟我们不在同一节奏。有的人会直言不讳地讲出来,那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若有些人为了不伤害你,甚至为了圆滑地逃避你,会对你采取幸福的麻痹,在你以为你们是人生的最美风景时,其实早已到了悬崖峭壁。等到他忽然转身离开你的一瞬间,你根本始料不及。
第二种,往往出现在亲人和爱人中间。
再亲的人,也是人心隔肚皮啊。
所以,多反省,多倾听,别那么迷之自信,才能留住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些本应一生爱着自己的人。 

 

 

 

文章来源:马拓